飞言情

第46章

作者:寄秋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听见破风声的皇甫少杭已经来不及闪躲,他就地扑倒,但那支箭像长了眼睛似的射入他大腿,差点毁了子孙根。

    他的伤很严重,军医治了好久不见好转,等回京复命时,黎玉笛气得要把他休了,因为箭上有毒——他中了尸毒,因此好不了,而她明明给了他解毒丸却未用,分明找死。

    为了这件事,黎玉笛整整三个月不跟皇甫少杭说话,有药不用是不是傻,她干么跟傻子做夫妻。

    可是更叫皇甫少杭愤慨的是,他爹娘居然跑了,在皇上下令封皇甫铁行为成国公的次日,两人撂挑子走了,说要云游四海,行侠仗义,将成国公之位让给儿子。

    反正也没人会碍事,因为太后比瑞王死得更早,在服了“酸枣汤”后渐渐没有体力,清醒得少,睡得多,拖了一年后“寿终正寝”。

    后宫这座大山被搬走了,皇上更方便行事。

    如今四海升平,百姓富足安乐,此外更到了又一年新科状元游街的日子。

    “夫人快看,少爷的马快到楼下了,那一身御赐蟒袍的威武,整个人都抖起来了!”

    当了娘的喜儿还是一样毛毛躁躁,拉着黎玉笛趴在窗边往下瞧,看得皇甫少杭心惊胆颤,护得紧紧的跟在身后。

    “哎呀!我弟弟真好看,这是怎么长的,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眉目如画,唇似樱桃,天人化身不为过!”

    嗯,果然是她家箫哥儿颜值最高,上看下看都是美男子。

    至于旁边那两个拐瓜劣枣是什么东西呀!长成那个样子也敢出来吓人,存心恶心人嘛!

    黎玉笛一颗心偏到胳肢窝里,她弟弟什么都好,文采好、人品好,长相出众,身边那两个长什么样她一点也不在意,看都不看一眼。

    不过不看也罢,省得犯恶心。

    本来黎玉箫是本届状元,三元及第,可是皇上一看榜眼、探花,一个快六十了,一个满脸麻子,即便本朝取士不看重容貌,仍然在当下傻了眼,掩面不忍卒睹,他虽有龙气护身也怕作恶梦呀!

    因此秉持着“敬老”之意,六十岁的榜眼往上一升成状元,入翰林院做个编修,两年后告老还乡,榜眼空缺由原本探花递补,至于探花郎,还是非容貌出色的黎玉箫莫属。

    所以状元成了探花郎,这让黎玉笛有着小小的不满,但皇上说了,允探花郎自择去处,看要外放还是留京。

    “阿笛,你这话亏不亏心,你说箫哥儿好看跟说自己好看有什么两样?你们是面容相似的双生子。”

    虽说多少有些不同,但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同一个人,只是一个柳眉细长,一个双眉较为刚正。

    “滚!”不会说两句好听话?

    “那可不行,我得护着你,瞧你那个肚子……”他真无奈,夫纲不振,妻子的性子跟娘越来越像,是耳濡目染的缘故吗?他娘把他媳妇儿带坏了。

    “肚子怎样?”她目露不悦。

    皇甫少杭笑着挪肚。“顶到窗台了。”

    “呃……”黎玉笛面一臊,恼他多事。

    “欸?夫人,您看那个是不是三小姐?她怎么一直跟在少爷的马旁边走?”不会想干什么坏事吧?

    喜儿一指,窗边的黎玉笛杏眸一眯。“山茶。”

    “是。”

    倏地,山茶不见了,又过了一会,只见底下一名未绾发的女子被强行拉走。

    黎玉仙已经十七岁了,可是并未婚配,她眼光太高,一心要与嫡姊一较长短,挑人挑得狠,这也不要,那也不要,挑得媒人都不上门了,最后她大伯母也撒手不理,叫她自个找去,看上谁再去说亲。

    其实她的嫁妆银子也不算少,老夫人的一半私房给了她,公中也贴补了一些,然后黎仲华私下又给了两千两银子,清风斋也留给了她,虽是祖产不能卖,但里面有不少黎玉笛种的珍贵药草,她要是识货拿到药铺去卖,至少值个七、八千两。

    可是她挑来挑去竟挑上太子,想入东宫为媵妾,她异想天开有一天太子登基为帝,她便是后宫最受宠的嫔妃,到时她就能压嫡姊一头了。

    黎大夫人当下觉得被打脸,叫黎玉仙哪边凉快哪边待着,黎太傅身为太子的老师,他的孙女岂能与人为妾,尤其那还是东宫太子,他们丢不起那个脸。

    不过黎玉箫倒是订亲了,对方是国子监祭酒的小孙女,说好了春阗发榜就过门,如今就等着迎娶了。

    “姊姊、姊姊,我看到你了,你也来瞧大哥游街吗?”十三、四岁的肤白少年一头汗的冲进厢房。

    “笙哥儿,慢一点,都几岁了还这么毛躁,别碰到你姊姊……”张蔓月变得爱唠叨,手里抱着两岁大的红衣女童。

    “姊姊,抱抱。”小姑娘伸手讨抱。

    “哎哟,我们筝姐儿越来越漂亮了,像朵花似的。”黎玉笛捏捏幼妹的小胖手,和她玩脸蹭脸,她就高兴的咯咯笑。

    “别玩了,两姊妹还胡闹。”看着年纪相差悬殊的女儿,张蔓月有些欢喜和难为情,面上发矂。

    在女儿的妙手回春下,身体康复的她意外又有了,但是年岁已大不好再生,本想拿掉的,可儿女都让她留下,有哥哥姊姊顾着怕什么,她想想也对,就生了。

    筝姐儿是四个孩子中最幸福的一个,一出生就在福窝里,没吃过苦。

    “娘,您要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外面人挤人的,万一把筝姐儿挤伤了可不好,这酒楼是我婆婆给我的,在这儿看多清楚呀!一目了然。”可惜箫哥儿已经走过去了,下一回就看茎哥儿的。

    “我也没想到人这么多,想着看两眼就走,谁知差点走不掉。”要不是小儿子一直按着她往里走,说是看到姊姊了,她还不知被人潮挤到哪去。

    “娘,我就说我眼睛好嘛!姊姊那颗肚子那么大,一看就是快生了的样子,我都怕小外甥喷出来……啊,娘,你干么打人,我说的是实话!”黎玉笙揉着被打的脑门埋怨。

    “呸呸呸!胡说八道,你姊才九个月多几天,哪有那么快就生……欸?闺女,你额头在流汗……”不太对劲。

    “娘,我好像……要生了……”宫缩得厉害。

    听着岳母一家闲话家长的皇甫少杭忽地一惊,脸色发白的抱起妻子。“阿……阿笛,你怎么生……”

    “回府生。”这个呆子。

    “好。”

    话语才落,皇甫少杭不走楼梯从窗口一跃,几个起落就纵得老远,一路施展轻功回成国公府。

    黎玉笛生得很顺利,两个时辰后生下一对龙凤胎。

    “为……为什么是两个?”不是说只有一个。

    当娘的虚弱一嘲,“我故意骗你的。”

    看着两个皱巴巴的小红包子,皇甫少杭咧嘴傻笑。

    多年后,在黎玉笛的药物辅助下,当今皇上成了史上最长寿的皇上,他熬死了太子,五皇子也等得重病不起,等皇上不想当皇上时已经七十岁了,禅位给那位据说活不过二十五岁的九皇子陈王。

    而太上皇又活了二十多年,寿终时九十七高龄,太子、五皇子都死了,喜欢的孙子也没几个活过半百,他临终前泪流满面,后悔活得太长,身边在意的人一个个都走了……

    什么长生不老药,下一次他绝对不吃了。

    ——全书完

    后记  阳台外的鸟巢

    秋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从以前就有很多班鸠来秋家阳台筑巢,秋家是透天厝四层楼房,一层楼只有两个房间,所以前后各有一个阳台。

    之前秋在四楼阳台看到班鸠筑巢,没多久生下两颗蛋,秋很高兴就常去看,可是有一天瞧见少了一颗,但不久之后另一颗蛋成功胜出小班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