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9章

作者:丹甯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其实她从来就没想过要死,毕竟先前才答应了要成为某人的妻子,与他共度一生,两人什么心愿都还没来得及实现,她岂有那么容易死?

    当初她坠崖时,不断试图抓住任何能抓的东西以减缓掉落速度,也幸好她武功不错,虽然受了些内伤倒也还可勉强支持,因此最后掉落谷底时,奇蹟似的只受了些外伤。

    她知道他必会来寻她,可当时她还在恼他竟把她弄昏,亲自赴险,再加上她另有别的打算,所以当发现那些人来谷底搜寻她时,她立刻躲了起来,故意不教人找着,不让那男人知道她还活着。

    算是小小惩罚他先前的自作主张。

    之后,她在山里暂时住了下来,费了些时间养好先前所受的内外伤,特意等到听闻「穆可清」的死讯后,才悠悠的回到景城。

    「呃,穆姑娘?」见她像是出了神,守卫忍不住唤道。

    「没事,那我便在这里等景王殿下好了。」她脱下头上的帽子,不甚在意的回应。

    守卫隐约觉得这样不妥,但又不知该说什么好,毕竟那张酷似将军的脸,他亦想多瞧几眼。

    穆情等不到半刻钟,便见几名衣着明显不同于旁人的男人朝这儿走来。

    为首的那名面色沉静,有种上位者独有的冷肃气势。

    他瞧见自己府第大门前站了名女子,忍不住皱了眉,心中暗想着:守卫怎么没赶人?

    只是当他再走近,看清女子的面孔时,不禁瞠大了眼,呼吸一窒。

    「想必您就是景王殿下了?」她朝他一笑。

    「你、你是……」李熙平瞪着她,满脸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呢?他的可清不是已经……

    其实李熙平还记得当时她要他等她,说她会回来。他原想相信她的话,然而过了这么久,他几乎都要绝望了,没想到她终于出现了。

    他贪婪的瞧着她,一度害怕这是自己因思念过度而产生的幻觉,只要一眨眼她就会不见,偏偏眼前的女子如此真实,无论是那眉眼、那神韵、那笑容,甚至她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这分明是他的可清!

    他顿时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恍惚想起,自己过去似乎从未见过穆可清作女子装扮,原来她穿起女装竟是这般好看……便是宫里千娇百媚的美人,在他眼中也都失了颜色。

    见了他的失态,她倒也不以为意,只是微微一笑,朝他行了个礼,「小女子穆情,为寻家兄而来,见过景王殿下。」

    穆情……是可清说在骆城一役中,不幸丧命的穆家三小姐、她自己吧?她自那之后,就成了穆可清,再也不是穆情。

    事隔十一年,穆情再度出现了。

    也是直到这时,李熙平才突然明白,她是故意待穆可清「死后」,才以据传死亡却是失踪多年的穆家三小姐身分出现。

    她为了他,彻底舍弃了「穆可清」的身分。

    从今以后,只有穆情,再无穆可清。

    从心底涌上的狂喜几乎淹没了他,李熙平发现自己必须费极大的力气,才能够强抑下心中想上前抱住她的冲动。

    他望着她,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故作平静的说:「穆小姐为寻令兄而来,可令兄已于数月前过世……为此本王深感遗憾和痛惜。」沙哑的嗓音出卖了他的情绪。

    「那真是太可惜了!」穆情配合的轻叹了声,双眼却直盯着他瞧。

    数月不见,他变得憔悴许多,清减不少……

    是为了她吧?穆情很是心疼,却又有些得意。

    他对她的爱无庸置疑。

    两人对望了好久,李熙平才开口,「穆小姐千里寻亲,却得知令兄已逝的消息必是伤痛万分,不如先至本王府里歇歇,再思索日后之事?毕竟这里亦曾是令兄的府第……对了,令嫂目前也还暂居在王府中,或许你们会想见上一面……」

    「那就有劳景王殿下了。」她眼波含笑,颔首与他一起踏入景王府大门。

    尾声

    后世史书记载,夏国立国第十年春天,驻守景城的穆可清将军大败夷族二十万大军,尔后奉旨回京受赏,景城内夷人奸细趁隙作乱,并掳走将军夫人柳氏,幸而景城军训练有素,动乱很快平息,然柳氏却不幸落入夷人手中。

    赶回景城的穆将军为救妻而亲身犯险,最终虽救回柳氏,却不幸命丧夷人奸细之手,一代将才就此殒殁。

    之后景王接替穆将军长期镇守景城,并娶得一平民女子穆氏为妃,两人育有三子一女,景王终生未纳妾。

    穆氏与穆将军样貌十分神似,更有传言两人实为亲兄妹,是前朝赫赫有名的穆方将军子女。

    而景王妃不愧是穆家后人,虽身为女子却巾帼不让须眉,不仅机敏过人、智谋百出,更有一身好武艺,唯有景王能与之抗衡。

    景王是威猛的武将,手段与领兵能力高超,再加上景王妃自旁协助,将边关防守得滴水不漏,夷人在经历几场战役后,对景王夫妇的名号是更加闻之色变,最终放弃侵略夏国。

    百年之后,景城百姓在景城外立了穆将军与景王夫妇的石像,一方面有吓阻夷人之意,另一方面则是对将一生奉献予景城的三人致上最高的敬慕之意。

    穆将军与景王夫妇的故事,永远在景城中流传……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