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2章

作者:雷恩那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萧陌先是顿了顿,最后仍顺遂她的请求探臂将她拉起。

    但温泉小池里的人儿偏爱闹人,顺着他拉动的力道往前扑跳,就赌他腰腿有力、铁臂强悍,所以乔倚嫣顿时化身成八爪章鱼,粉嫩臂膀牢牢抱住他的硬颈,两条玉腿紧紧盘在他的腰间,湿淋淋又热呼呼的赤裸娇躯瞬间濡湿他的衣衫。

    萧陌之前之所以避进暗处,就是不想让她察觉自己深受她影响。

    口干舌燥、心跳加速气息紊乱等等又等等的症状一个接连一个,他不想坠了男人脸面,结果现下……他挺立不动,双掌扣住她细腻的蛮腰,她身上的热气和女儿家自然的身香漫入他鼻间、哄热他的气血,让他身上某个男人才有的玩意儿也跟着直直挺立。

    “欸,怎么办?妾身把侯爷弄得好湿呢。”

    望者那张相距不过一个呼息的娇颜,萧陌厉目微眯,搂着她一个旋身,健臂往旁边一探,竟从某处“变出”一条干燥又干净的棉布。

    被棉布兜头罩脑盖了个彻底的乔倚嫣终于将双腿从他腰际滑下,老老实实自个儿站妥。

    “……竟然连棉布部备妥?唔,还是我寻常惯用的,连熏香都同样,如此看来……侯爷老早跟我家芳姑姑串通好了对不?莫怪我想进洞窟里乱探,一向谨言慎行的芳姑都没说话。”她拉下头上棉布,裹住裸身,扬首朝他皱鼻。

    萧陌不答却问:“不被本侯管着,夫人想被谁管?”

    乔倚嫣喜欢听他称她“夫人”,就跟他之前曾怒到不行,会连名带姓怒吼她“乔嫣儿”的感觉颇像,都给了她很亲近的感受。

    她笑了,反问:“就不能妾身管着你吗?”

    萧陌一怔,听她又道:“侯爷三餐不定,这习惯当真不好,该好好被管。天气冷了也不知道要多加件衣裳,冲澡还用冷水,能不管管吗?还有你体内形成多年的病灶,你不甚在意,妾身可不能放任着不管。”懒得再说,最后头一甩,干脆拉起他的手把脉——

    “侯爷反正是归我管,我也管定了,嗯……等会儿回扎营的地方去,我就替你先扎几针,还有在大军屯堡时特意为你炮制的药丹也已制成,今晚可以开始服用,能与针灸相辅相成,可收奇效,还有你唔唔……”喋喋不休的小嘴被骤然吻住。

    乔倚嫣没有抵拒,亦不可能抵拒,她很快陷入,柔软身子偎进他怀里,全心全意投入这一场忘我的相濡以沫中。

    第七章  侯爷归我管(2)

    就在此际——

    “夫人!”、“夫人啊——”、“夫人您在哪儿啊?”、“夫人,听到应一声啊!”、“丹魄,你往那边找,我往这边!”、“好!”

    竟是素心和丹魄寻了来!

    两个丫头虽被主子赶走,可看来根本没回前头随芳姑姑一起用饭休息。

    已经离他们颇近,察觉怀里人儿身子紧绷,萧陌动作十分迅速,抓起插在壁缝里的小火把往泉池里一丢,火光顿灭,相拥的两人登时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

    乔倚嫣呼吸吐纳间尽是他的气味,萧陌比她高出许多,肩是她的两倍宽,此际被他两条健壮臂膀抱住藏在黑暗里,有种身子彷佛陷入他胸中的错觉,隔着他身上衣衫可以清楚察觉他的躯体有多结实刚硬,还有源源不绝的体热带出那似有若无的清咧身香……

    两个丫头的脚步没往这边来,萧陌发现怀里的人香肩微抖,竟然在笑。

    他低头,捕捉到她仰起的鹅蛋脸上闪闪发亮的瞳仁儿。

    “侯爷好乖,这阵子浴洗时都用妾身特意调制的皂角和澡豆,真好闻呢,只是妾身突然想到,这如檀如柏又有桃枝清馨的气味原本取名为‘将军香’,如今要不要改成‘侯爷香’?”她语气苦恼起来,自言自语。“唔……等等,那往后侯爷若继续加官晋爵成了国公,不就又要改成‘国公香’吗?”

    萧陌对她满脑子的思绪跳脱已渐习惯,不理她的喃喃自语,只俯首精准擒获夺她的唇,狠狠肆虐了一番……但,最多也仅能如此。

    他用上九牛二虎之力将意志拉回,在暗中替她将衣裙一件件套回。

    他带她来此,本就只想藉用温泉的疗效好好让她舒松肌筋,没要对她出手。

    “侯爷不想要?真的能忍?”回程,乔倚嫣伏在男人宽背上,荡着两条小腿,红唇凑到他耳边故意软软吐息。“侯爷明明想要的,身体诚实得很呢。”没脸没皮又想闹他。

    萧陌道:“不能在这里。”即使没有火光照明,步伐依然沉稳。

    噢,他没说不想要哩!乔倚嫣正为他的“没有否认即是承认”感到轻讶,还以为他会绷着脸一路沉默。

    他继而道:“夫人叫声太响亮,洞窟内又有回音,怕到时所有人都要听了去。”

    “……啥?”什么叫声?她何时叫了!

    “呃……”等等!她……懂了。原来是……是洞房花烛夜,她在他身下……

    “噢——”她真的叫得很响亮吗?

    噢,天啊,噢噢,天啊天啊……莫怪醒来时喉胧疼得要命,干涩得不得了,还得让芳姑姑替她上药粉,当真是“叫破喉咙”啊!

    背上的人儿攀着他肩头陡然无语。

    在发出一堆奇怪单音后,她最后选择把发烫的脸蛋猛往他颈侧埋,又蹭又钻的,以为这么做就能揉掉满脸赭色似的。

    萧陌昂首阔步,两下轻易赢了这一回,好像很淡定,嘴角实已高高扬起。

    两百铁骑押着囚车在启程后的第九日傍晚抵达了帝京城外的十里亭,众人就地休整,准备明早城门一开,进城献俘。

    从北境到帝京,九日。

    比起急行军,九日犹如龟速,但寻常人家那是得走上大半个月。

    萧陌自觉已放缓许多,这些天若苦了卓昔年这位细皮嫩肉的内侍大人那也没办法。

    “好说好说,老奴是为皇上办差,不敢说辛苦。”

    形容略显憔悴的卓昔年在几名皇家侍卫簇拥下前来告辞,萧陌与他在十里亭里说了些场面话,身为内侍又是荣威帝的传旨欸差,此际卓公公得一鼓作气赶回内廷向主子交差。

    “明儿个入城献俘、上殿觐见,容老奴在这儿预祝侯爷风光无限,一切顺遂。”

    “多谢卓公公吉言。”萧陌拱手回礼。

    一刻钟后,卓昔年一干人等的踪影消失在往帝京大城的官道上,萧陌面沉如水遥望着那个方向,身后是他的两百名亲兵,众人训导有素,不需萧陌多言,老早排成一个大防御队形就地休息。

    突然一张白里透红的润颜大剌剌占据他的视线。

    “侯爷笑一个。”敢晃进亭子里“捋虎须”的除了侯爷夫人不可能有别人。

    萧陌思绪一下子被搅扰。

    他还不及说话,唇间已被乔倚嫣喂进一颗甘草薄荷蜜,瞬间甘甜又清凉的味道在口腔散开,清新口气,滋润喉咙。

    乔倚嫣扬睫仰笑,晃着手中甘凉糖丸的鼓鼓袋子,道:“是云大叔他们从乔家货栈运回来的,有好几大袋呢,妾身让人分装成小袋,每个人都有份,这袋是侯爷的……我偷偷多抓了好几把进去。”说到最后,嗓声忽然压得很低,凤眸俏皮一眨。

    闻言,萧陌迅速朝左右两边转头看去,果然看到他的亲兵们手中捧着袋子,嘴里含着生津止渴的糖丸,一张张被严峻军旅生活磨练生成的峻脸竟都露出近乎眉开眼笑的表情……在他与卓公公说话之际,她的人已把一袋袋的甘草薄荷蜜分送到他的人手中,因为是侯爷夫人所赠,两百名亲兵接受得毫无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