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3章

作者:雷恩那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萧陌心思一时间复杂起来,竟莫名其妙生出一种“那东西应该独属于他才对,怎蓦然间成了所有人之物?”的感觉。

    哼,还好他的这一份装得鼓鼓的,还晓得要对他偏心——

    发现自己竟像在争宠似的,他思绪一顿。

    他一脸不痛快,但是当乔倚嫣探指试图抚平他眉间褶皱时,他乖乖站着任她摸,甚至不自觉间还垂首朝她微倾。

    “侯爷适才望着帝京方向想些什么呢?为何不开心?”娇问声柔。

    若非身后布着两百名亲兵,萧陌都想拿额头去抵着她的秀额,感受她脸肤的温暖和柔嫩。

    从北境到帝京这九天,有人过得煎熬勉强忍耐,如卓公公与一干“娇生惯养”的皇家侍卫;有人则惯于这般长途奔移,已被磨得面无表情,就如他底下两百亲兵——当然,前提是没有那一袋袋的糖丸“介入”。

    然后她偏偏就是要跟别人不同。

    这九天,她乔家由云起阳带领的护卫队部分随行、部分来来去去,每天返回换班的护卫都会带回许多的东西,常是哪几处货栈的帐本,要不然就是哪几处庄子的管事托付的信件,但每一回都不忘吃食。

    乔家护卫们天天替她从经过的各地产业带回美食,有时分量多到足够替全队两百名人马加餐,有时则仅有他这个大将军侯爷能够独享。

    这紧赶慢赶的九天,她除了首日懒洋洋地浑身提不起劲儿,其余时候玩得可开怀了,到得今日,一张鹅蛋脸真如刚被剥了壳的水煮蛋,嫩到泛光。

    他牙关一紧,沉声道:“你今晚该先进城安顿的,我可吩咐帝京府邸的人过来接应相迎,这时候入城亦还来得及。”

    乔倚嫣摇摇头。“侯爷的病灶已着手拔除,每一日皆得仔细照看,妾身不想这时候离了你。”拍拍他硬邦邦的胸口,笑得狡黠。“你如今落在我手里,就归我管了,不把你养得美美壮壮的如何可以?”

    红。

    他古铜峻脸黑红黑红的,红到快燃烧!

    热。

    他浑身上下、里里外外被她简简单单的几句撩到快猛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握住她的皓腕,两眼都瞪出厉辉了,背后无数道星皆朝亭子里打量,他想狠狠对她做些什么,一时间却踌躇不前。

    乔倚嫣到没有他那份顾忌,反正那些人全在他背后,反正他高大体型完全能遮掩她,未多想,她没被握住的一手攀着他的肩头踏高脚尖,抬起小脸亲了他嘴角一记,很快又退开。

    萧陌险些就把她抓回怀里。

    她神情温柔,绕回原先的提问——

    “侯爷回帝京不觉开心,是吗?嗯……那就让妾身来猜猜原因为何吧。只是猜中了我可是要讨彩头的。”一只秀腕仍在他掌握里,她也没想抽回,还故意摇了摇,像在同他撒娇一般。

    “没什么好猜的。”萧陌面色微寒,背部早都癒合的鞭伤竟隐隐刺疼。

    “是没什么好猜,因为答案太简单明了。”乔倚嫣轻声道:“侯爷出身的景春萧氏大部分族人虽在江南景春大县,承爵的嫡系子孙却是长居帝京城内,侯爷当年被逐出家门,满城的权贵人家定然尽知,怕是雪中送炭者无、落井下石者多,萧家此举,等同将你逐出帝京。痛……”

    她皱起柳眉突然娇喊,萧陌心头一凛,连忙放松握力察看她的手腕,结果上头红了一大圈,指痕明显。

    “我……对不起。”他嗓声极沉,粗糙的指腹一下下挲着她腕间红印,好像这么做就能抚去一切。

    “妾身细皮嫩肉的,侯爷又不是不知,把我弄坏,侯爷可要舍不得了。”逮到机会就撩他个几句。欸,她就这德性,没法儿改的。

    她家大将军侯爷果然很给面子,直接把耳根子红给她看,让她一颗心既疼痛又荡漾。

    她反手抓住他的长指,重新看进他略偏冷色的深邃眼里,道——

    “侯爷是想到以往的那些事、那些人而觉不开心吧?侯爷别不开心,这会儿有妾身呢,我会帮你寻很多很多开心,还有你也别怕,但凡敢欺负你的,我替你把他们一个个彻彻底底欺负回来,咱们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如何?”

    胸脯很胸有成竹般挺得理直气壮,鹅蛋脸容秀丽明亮,弯弯的眉,飞挑的眸角,如此信誓旦旦,如此动摇人心……

    萧陌无语,再不管旁人,他倾身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