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4章

作者:芳妮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是宣扬集团总裁宣殊,他把颜氏集团还给我,当然,不是无偿还给我,我必须分期摊还他挹注颜氏集团的资金。」

    「宣殊」母女俩异口同声的惊呼。

    「嗯,也是他带我过来的。」颜威豪笑道。

    「他?」颜喜儿的心猛地一震,这才注意到父亲身后的高大身影。

    「老公,我正要去买菜,你就陪我去吧。」邵菲菲看了看宣殊,扬起唇朝丈夫提议。

    「买菜?」他诧异的挑起眉,「看来我错过了很多。」

    「没关系,我会慢慢告诉你的。」朝丈夫眨眨眼,随即挽着他的手走了出去,让女儿跟宣殊可以好好谈一谈。

    待房里只剩两人后,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他们都想接近对方,却又因为种种的不确定而停顿脚步,直到宣殊率先有所动作……

    「喜儿。」他轻唤一声,低沉粗嗄的嗓音中,充满对她浓烈的思念与感情。

    「好久不见。」她低垂下头,就怕让他看到自己眼中思念的泪水。

    「你瘦了。」

    他心疼的语气让她心酸。「瘦点好,现在流行纸片人啊。」她打趣道。

    「胡说,我只要你健康。」他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望入她水色的美目中。

    颜喜儿慌乱的撇开视线,转身背对着他,「我很谢谢你替我父亲所做的一切,谢谢你帮他。」

    「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看着她纤瘦的背影,宣殊忍不住上前,自后头紧紧抱住她。

    「不要这样,我们已经分手了。」颜喜儿挣扎着想脱离他的怀抱,但内心深处却又渴望永远赖在他坚实的胸怀中。

    「我不答应。」他将脸埋在她的颈窝,像个孩子一样耍赖。

    他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耳畔,让她不禁一阵酥麻。

    「你现在还来说这些干么?你不是已经不再来找我了吗?」她没发觉她的语气充满了多少的矛盾跟酸楚的埋怨。

    「因为你一直拒绝我。」他缓缓道。

    「既然如此,那你还来做什么?」她好不容易忍到今天,为什么他又突然出现来扰乱她的心湖——虽然从没平静过。

    「因为我要把事情全都处理完,不再让那些事情困扰你,才能让你安心回到我身边。」宣殊慢慢将她的身子转回来,深情的凝视着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回避他的视线,她心虚的低下头。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小脑袋瓜里想的是什么吗?你明明这么爱我,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

    「就——就没感觉了。」她嗫嚅道。

    「在你将你的第一次给了我之后?」宣殊好笑的挑起眉,「那我该好好检讨检讨了。」

    「不是——才不是因为那样。」他话中的暗示让她羞红了脸。

    「那是因为什么?」他宠溺的看着她,忍不住叹了口气,「是因为你听到我父亲死后的遗嘱,说继承者必须企业联姻,你才默默的退让?」

    心事被说中,颜喜儿沉默不语,久久才道:「门当户对本来就是很重要的,你父亲没说错。」

    「笨蛋!」

    宣殊突然大声斥责她,让她的身子忍不住缩了缩,她错愕的看向他,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凶。

    「我的母亲就是这种利益主义观念下的受害者,你认为我会遵从这种狗屁遗嘱吗?」

    「但是得到宏雕一直是你的目标跟心愿。」她不是不懂。

    「所以你宁愿牺牲我们的感情?」虽然早知道她的用心,但一想起她竟然这么轻易就想放弃他,他还是忍不住气恼。

    「只要是为你好,我什么都愿意做。」她咬咬牙道。

    看她固执的抿紧唇,宣殊无奈的轻叹了声,紧紧拥抱住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可爱,害我没办法气你太久。」其实他也有点因为恼怒而故意不来找她,想让她吃吃苦头,但没想到这么做更折磨自己,只好先举白旗投降。

    重回他温暖的怀抱,颜喜儿的鼻子一酸,几乎要流下幸福的眼泪,但她还是强迫自己推开他,「不要这样,我们分手了。」

    「你真的要跟我分手?」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我很谢谢你为我父亲做的一切,但这跟我们的感情是两回事。」为了他好,一切都是为了他好,她不断在心中说服自己。

    「好,我知道了。」宣殊的神色霎时变冷,爽快的转身离开。

    就这样?

    愣愣的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冷空气突然笼罩着她,让她的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在街头的转角处时,一道撕心裂肺的痛楚瞬间穿透了她的全身,泪水无法克制的落下,她蹲在家门前,将脸埋在双掌中痛哭失声。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有双厚实的大掌怜惜的捧起她的脸,温柔的用唇吻去她的泪水。

    「如果你想分手,为什么要哭?」宣殊英俊的脸上有着同样的痛苦。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他也和她一样憔悴消瘦。

    「你……干么还回……回来?」她哽咽得上气不接下气。

    「傻丫头,不要再折磨我们了﹗」他叹了口气,将她紧紧搂住,「其实我根本不需要靠遗嘱取得宏雕。」

    颜喜儿愣了愣,突然忘记要哭泣,「什么意思?」

    「我早就部署好,不仅收买了三分之二的董事,也大肆收购散户手中的股份,我靠着自己的能力就可以入主宏雕了。」宣殊好笑的看着她错愕的神情。

    「真、真的——吗?」她惊讶得张大嘴,都可以塞进一个拳头了。

    宣殊无奈的点点头,「我一直想告诉你,但是你却突然都不理我。」他佯装可怜,抱怨道。

    「可是……我以为……遗嘱……」颜喜儿现在脑中一团混乱,「所以现在公司是谁的?」

    「我已经完成我的心愿了。」他勾起迷人的笑。

    「不用企业联姻了?」她提着心问。

    宣殊摇摇头,「不用。」

    「你靠自己夺下公司?」她再次确认。

    「我一向都靠自己。」他自信的回答。

    「太好了……太好了!恭喜你,太好了。」颜喜儿忘情的拥住他,甚至比他还开心。

    「你终于主动抱我了。」宣殊轻吁口气,彷佛全身的精力都在这一刻抽光。

    「对不起,对不起……」她将脸埋在他怀中,不停地道歉。

    「我要听的不是这一句。」他嘎声索取。

    颜喜儿顿了顿,半晌才娇羞的说:「我爱你。」

    「天——」他感动的祈祷了声,紧紧将她抱个满怀,「以后不许再离开我。」

    她摇摇头,「不会了,我不会了。」

    「永远?」他抬起她的脸蛋,深深的凝视着她。

    「永远。」她漾起甜蜜的笑,迎上他的唇,许下了永恒的承诺。

    尾声

    「你真的把宏雕还给他们?」船舱中,颜喜儿赖在宣殊怀中,一手拿着报纸,看着头版新闻报导着他如何取得宏雕,但又突然将它归还给陶家,交换条件则是,陶夫人必须承认他也是陶家的一分子,并对他母亲表达敬意。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这样就够了。」他想母亲在天之灵也得到安慰了。

    「殊,我以你为荣。」她放下报纸,微笑的仰视着他。

    他俯身亲啄了下她的唇瓣,莞尔道:「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颜喜儿甜甜一笑,轻喟了声,「我觉得我好幸福喔,有爸、妈,还有你这样宠我。」

    「我要你永远都这么幸福。」宣殊在她耳畔低喃。

    「能够这样,我这辈子就没有遗憾了。」她满足的轻叹了口气。

    「不对,我还有个遗憾。」

    宣殊的否定让她怔愣了下,不解的看向他。

    他将原本赖在他怀中的娇躯轻轻推开,站起身俯视着她。